章節目錄 第33章 鹿血(1 / 2)

作品:《貴妃裙下臣

一整日的狩獵未出什么意外,到傍晚時分方結束。

李景燁領著眾人駕馬返回,開懷不已。跟從君側的侍衛們帶回許多獵物,狐、兔、豚等林林總總十余種,收獲頗豐。

麗質領著眾后妃與女眷們一同相迎,才要躬身行禮,李景燁已經朗笑著翻身下馬,伸手將她拉起,道“麗娘,朕今日打了頭狐,毛色甚好,與你正襯,恰好給你做件裘衣?!?/p>

他說話時,眼眸微彎,少了平日的斯文,忽而顯出幾分真誠來,仿佛是個要給妻子送禮物的年輕郎君。

麗質眸光閃爍,不好掃他的興,于是笑著道謝“陛下有心,竟還想著妾,倒令妾有些受不起了?!?/p>

一旁的大臣與勛貴間,一個略年輕的男子躬身道“陛下的箭術,著實令臣等佩服,射狐時,一箭穿其顱腦,竟半分未損身上皮毛?!?/p>

此話甚是恭維,李景燁聽得眉眼間有幾分舒坦,卻不好應承,只擺手道“今日子晦不在,你們又都讓著朕罷了?!?/p>

麗質悄悄看了一眼那說話的年輕男子。

只見他一身朱色衣袍,身量尚算長,只是身板有幾分單薄,看來不像擅騎射的,一張面孔雖能稱得上俊俏,只是一雙微微上揚的眼眸時常半瞇著,唇邊更是掛著刻意的笑,看來有幾分諂媚之相。

此人正是左金吾衛將軍蕭沖。

只聽他道“陛下何必謙虛?今日所獵之物,數陛下最多,臣等有目共睹?!?/p>

李景燁這回沒再自謙,面上笑意又深了些,儼然十分受用。

倒是一旁的裴琰等人,眼眸低垂,不曾開口。

嬪妃之中,王昭儀素來會揣測旁人心思,方才見陛下眼里只貴妃一人,正有幾分酸意,見狀忙上前大著膽子道“陛下獵了這樣多,怎好如此偏心,只貴妃一人有賞?”

韋婕妤與她從來一道,也跟著附和。

李景燁平日雖不與她們親近,卻大體溫和,聞言一面領眾人往營地去,一面笑道“罷了,都有,明日讓賢妃給你們分下去吧?!?/p>

一句吩咐下去,卻未如往日一般得到回應。

眾人不由都看向仍是面色清冷,卻有些出神的徐賢妃。

“賢妃?”李景燁微微蹙眉,方才的笑意淡去幾分,“可是今日累了?”

徐賢妃這才回過神來,卻沒有羞赧之色,只淡淡沖他躬身,道“陛下恕罪,妾今日的確有些累了,明日會照陛下吩咐,將今日所得給諸位姐妹分下去?!?/p>

李景燁“唔”了聲,未顯不悅“你素來喜靜,若累了,先回帳中歇下也好?!?/p>

狩獵第一日,宿在獵場邊的營地中。

徐賢妃也不推辭,躬身道謝后,便轉身離去,似乎并沒異樣。

可不知為何,麗質總覺她今日的冷淡里,仿佛比平日又多了些煩躁與厭惡。

營地之中,早已有篝火燃起,周邊的大帳中,簡易坐榻也設好了,先前送回的兩頭鹿也已被牽到一旁候著。

李景燁在帳中正座上坐下,又示意眾人落座。

雖在野外,沒有佳肴與歌姬,卻也不能少了美酒與樂舞。

大魏人人能歌善舞,貴族之中更有不少精通此道者,如今在圍場邊的營地里,更有野趣,不由便在皇帝面前大展身手,且歌且舞。

李景燁興致頗高,與眾人同樂,沒到半個時辰就飲了不少酒。

酒到酣時,蕭齡甫沖兒子使了個眼色。蕭沖心領神會,笑著起身,吩咐庖廚拉著鹿到篝火邊,沖李景燁道“陛下,時候差不多了,該宰鹿了。這時候腹中正暖,一杯鹿血酒下去,最是滋補?!?/p>

李景燁未曾嘗過,白日聽他說了,早已意動,此刻也跟著看向場中。

只見那庖廚手里擎了把鋒利的尖刀,沖眾人微微一禮,便熟練地刺入鹿頸。

麗質蹙眉,冷冷看一眼,隨即轉開視線。

那頭鹿在眾人目光下哀哀鳴著,想掙扎逃開,卻被庖廚緊緊牽住,動彈不得。

淋漓鮮血登時流淌下來,一旁的人忙將手中銅盆上去接了滿滿一盆,捧在手里,奉到皇帝面前。

麗質就坐在李景燁身邊,此刻恰好能瞧見那滿滿一盆鮮紅濃稠的液體,仿佛還能感覺到其中的溫熱,不由往后縮了縮,道“陛下要鹿血做什么?瞧著怪瘆人的?!?/p>

李景燁沒說話,只那一雙溫潤中帶著幾分暗示的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令她背后不由起了層細小顆粒。

蕭沖已走上前來,不知是否是喝了酒的緣故,麗質莫名覺得他的眼神也有幾分不易察覺的曖昧暗示“貴妃有所不知,此物最是滋補,于男子大有裨益?!?/p>

列座在側的裴琰冷眼看了許久,此刻見那一大盆鹿血,終于忍耐不住,起身道“鹿血之滋補,有揠苗助長之嫌,請陛下保重圣體?!?/p>

李景燁沒說話,只看著蕭齡甫父子。

蕭齡甫心領神會,忙起身笑道“裴公多慮了,陛下乃天子,陽氣最盛,又有上天庇佑,區區鹿血,只不多飲,自然無礙?!?/p>

“大相公此言有些過了?!崩罹盁钸@才佯裝輕斥,隨即看向裴琰,道,“朕知曉姑丈的擔心,古來君王多飲鹿血,朕自有分寸?!?/p>

此話聽來親切,實則已有些不悅。

這樣的情形,先前已有過許多次,這一年來更是頻繁。裴琰自知勸不動,只好坐下,不再多言。

蕭沖見狀,笑著上前,親手舀了半杯鹿血,又兌了半杯酒下去,捧到李景燁眼前“請陛下飲鹿血酒?!?/p>

李景燁接過,一口飲下。

酒中添了溫熱鮮血,帶著幾分腥膻與灼熱,自口腔一路延續到喉管與脾胃間。

他頓了頓,微微蹙眉,似在品味其中滋味,待覺腹部有了些微暖意,方點頭道“似乎確有些效用?!?/p>

蕭沖忙又替他斟了一杯。

“陛下——”裴濟見他似乎還要再飲,不由也蹙眉要說什么。

李景燁卻不給他機會,笑著打斷他,道“正好,子晦你也來嘗嘗這酒,你年紀小,恐怕也未試過?!?/p>

他說著,又命何元士將鹿血給場中的大臣勛貴們都分去些。

一盆新鮮鹿血,數十人分食,每人只分到半口,唯裴濟,因方才那一句,也被分了半杯。

他蹙眉望著杯中被沖開的淡紅酒液,心知今日勸不過也避不過,只得悶頭飲下。

此事暫且揭過,眾人又復宴樂。

庖廚此時已將那頭鹿剝皮去骨,割下一塊塊肉,在火上炙烤好,又以彩錦扎起,一一奉至眾人食器中。

李景燁拿起竹刀,親自片下兩片,送至麗質唇邊,看著她張口吞下。

猛火炙烤過的鹿肉上滋滋冒著油光,掠過她的紅唇時,恰留下些許鮮麗奪目的亮色,隨著她咀嚼的動作一閃一閃。

被食物的葷油沾染,若在別人身上,定有些不雅,可偏在麗質這處,卻像涂了口脂般誘人,令她靜坐品嘗的模樣也顯出別樣的風情。

不知是否因為方才的鹿血,李景燁忽然覺得身上有些熱,看著麗質的眼眸也漸漸幽暗。

福建八闽麻将app 九州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ag捕鱼平台 天天麻将单机版 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大赢家推荐《火爆四肖中特》 北京赛车pk10最新玩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坐标 新11选5老11选5 iphone4理财软件 闲来宁夏麻将有啥 北京单场倍率查询 百家乐博欲乐城 福利彩票快乐10分玩法 北京pk10直播盛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