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 擊鞠(1 / 2)

作品:《貴妃裙下臣

與來時相當,從圍場趕回溫泉宮時,也只花了不到半個時辰。

因今日還有馬球賽,是以李景燁未曾回宮,而是直接領著眾人到北繚門外的大球坊去了。

內侍省與六局的人早已將一切布置好,待皇帝上看臺就坐后,內外女眷、朝臣們便也跟著落座。

因懷孕而未去獵場的蕭淑妃也早等不及了,巴巴兒地感到大球坊,正待給李景燁行禮,已被何元士親自上前攙扶起來。

她面容端方,緩緩起身,正要如往常一般往李景燁身邊的座位行去,卻忽然見他身邊除了麗質以外,原本該留給她的位置,不知何時已被人先占去,那人不是別人,卻是從來清高自持,不與旁人爭鋒的徐賢妃。

她的腳步一下頓住了,遲疑地望著賢妃的位置,心中異樣。

徐賢妃像不曾察覺她的目光一般,牢牢端坐著,與眾人一同望向場中已經策馬駛來的數十名年輕侍衛。

馬球賽前,羽林衛中選出的數十名侍衛要先在場中向皇帝與大臣們展現一番精湛的騎射技藝。

這些侍衛們多是羽林衛中少數的平民子弟,經千挑萬選才入了羽林衛,成為天子近侍。為使其日后能有更多晉升的機會,裴濟自去年任大將軍后,便親自請求李景燁準許每年秋獵時,能讓左右羽林衛中這些最拔尖的平民子弟在眾人面前一展風采,若能得幾分賞識,也不至錯失良才。

因有了這唯一一個越過勛貴子弟在皇帝面前嶄露頭角的機會,羽林衛中的平民子弟幾乎個個使出渾身解數,此時他們高超的技藝已令眾人挪不開眼。

就連李景燁似乎也專心致志地望著場中,頻頻點頭贊賞,待一名能馬上三箭齊發的侍衛奔馳而過后,更是直接命人厚賞。

蕭淑妃四下而觀,見無人替自己解圍,只得捏了捏衣角,強作從容地往徐賢妃身旁的座位上去坐下。

李景燁似乎這時才分出心神來,仔細打量一眼蕭淑妃,問了她兩句昨日的情況,又命何元士替她在坐榻上多放兩個靠枕,這才令她稍覺安慰。

麗質始終冷眼旁觀。

到此時,她幾乎能感覺到徐賢妃不同以往的變化,似乎因為什么事,忽然下定決心一改以往的冷淡疏離,主動親近李景燁,欲與淑妃爭高低。

她知道賢妃對李景燁應當沒有太多感情,雖疑惑到底何事令其一夕轉變,卻并不十分緊張。

若能將李景燁的心神從她身上分出些,她反而樂得自在。

只是不知為何,她想起先前裴濟異樣的表現,隱隱覺得此事與他有關。

場中侍衛們的展示仍在繼續,她心不在焉地慢慢用了些桌案上的飲食,趁眾人注意力都在別處時,悄悄瞥一眼坐在階下不遠處的裴濟。

裴濟仿佛有所察覺,也正不經意似的看過來。

二人視線在空中對上一瞬,隨后又各自移開。

麗質忽然想起徐賢妃將李令月身邊的人統統杖殺之事,直覺她的異樣轉變恐怕與裴濟有些干系。

半個多時辰后,羽林衛軍終于一一策馬下場。

李景燁見軍中氣勢如此磅礴,將士技藝如此精湛,心中大悅,先賞賜一眾軍士們,隨后又當著重臣的面大大夸贊裴濟“子晦真乃少年英才,從前羽林衛士氣不振,朕記得先帝還在時,甚至動過要裁撤羽林衛,令立神武軍的念頭,最后被徐大相公勸下。如今到了子晦手里,幾乎算起死回生,重整氣勢了。朕看,你日后必成國之棟梁!”

裴濟面不改色,既不沾沾自喜,也不羞愧窘迫,只從容起身,沖皇帝拱手,沉聲道“為大魏與陛下效忠,都是臣分內之事,不敢擔陛下如此夸贊?!?/p>

李景燁笑著擺手,道“你不必總是自謙,咱們兩個既是君臣,更是表兄弟,實在不該如此生疏。一會兒擊鞠,你可得全力以赴,不許讓著朕?!?/p>

說罷,他已起身,往階下走了兩步。

眾人都明白,皇帝已準備親自上場打馬球了。

往年有睿王在,這一場馬球賽多是他與裴濟二人各自領隊,李景燁則與太后等人坐于看臺上觀戰,今年睿王已遠赴幽州,太后亦不曾前來,他似乎未覺不適應,反而早已決定親自下場。

內侍們見狀,忙捧著擊鞠的袍服上前,給陛下與其余二十來人披上,將袖口緊緊扎起。

袍服分兩色,李景燁著褐色,裴濟著白色,儼然已被分作兩隊。

與此同時,場中兩邊也分別架起兩道丈余高,刻金龍的木板墻,下部各有一一尺大小的球洞,洞后結網。教坊龜茲部的鼓手們也各自在兩邊球門下站定。

另有承旨、衛士等或各自守門,或周衛球場,或手持小紅旗等待唱籌。

大魏人不論男女,都愛擊鞠,此時眾人一見雙方都已在準備,個個都起了興致。

麗質也難得生出幾分期待。

這兩日總聽聞裴濟騎射如何了得,卻總沒機會好好看一看,眼下他要下場擊鞠,自然想見識一番。

李景燁已拿起一柄雕飾彩紋的偃月形鞠杖,正慢慢揮動著舒展四肢。

蕭淑妃見狀,捧著腹部小心起身,上前溫聲道“擊鞠一向激烈,陛下小心些?!?/p>

李景燁試了試揮動擊杖的姿勢,側目微笑,略有幾分蒼白的臉上閃過少有的意氣“無礙,朕知道分寸。你不必擔心,且顧好自己,千萬別靠近場邊,只坐著就好?!?/p>

他這般仔細囑咐,令淑妃先前心底的難堪已消去大半,面上的笑意也愈發溫柔。

李景燁看一眼場中,忽而轉身看向坐在看臺上的麗質,笑問“麗娘還未觀過宮中的擊鞠賽吧?你猜猜,一會兒朕與子晦,誰會贏?”

話音落下,不遠處也正握杖伸展四肢的裴濟動作悄悄慢了下來,仔細地聽著這邊的動靜。

麗質看一眼裴濟,眼神微動,隨即轉向李景燁,抿唇笑道“妾的確不曾看過宮中的鞠賽,陛下既要妾猜,妾便猜——裴將軍會贏?!?/p>

裴濟的身軀微不可查地僵了僵,握著鞠杖的手也骨節泛白。心底似乎有幾分惶恐的緊張與按捺不住的雀躍同時滑過。

其余人也有些錯愕,唯有賢妃面不改色,目光自麗質面上緩緩掠過。

李景燁挑眉,心底有一絲極淡的不快閃過,隨即輕笑道“那朕可得好好讓你見識一番,當年朕還是太子時,可是曾領著四位宗室子弟擊敗過吐蕃使臣帶來的十人擊鞠隊伍的!”

只是后來做了皇帝,便不大下場,因此也從未與裴濟在場上正面交鋒過。

徐賢妃忽然道“不錯,此事當年在長安還曾傳為一時美談。貴妃不知此事,妾卻是記得的,今日的鞠賽,妾猜定是陛下會贏?!?/p>

麗質笑道“原來如此,倒是妾孤陋寡聞了,可是陛下,”她忽而走近兩步,在李景燁耳邊輕聲道,“昨夜那樣龍精虎猛,令妾到現在都渾身乏力,實在令妾氣不過?!?/p>

李景燁這才覺心底那一口氣順了,不由垂眸打量她一眼,撫了撫她白皙間透著紅潤的面龐,笑道“原來在使性子呢?!?/p>

福建八闽麻将app 半全场技巧负负 莱特币行情价格比特币 棋牌协会 澳门MG真人游戏 一肖两码中特吗免费下载 北京时时彩几号开奖 11选5怎么赚钱 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2021比特币行情走势 同城麻将看牌器 中彩票14亿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67期码报开奖结果 体彩快中彩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奖金怎么算 急速赛车规律怎么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