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章 蘭英(1 / 2)

作品:《貴妃裙下臣

到十一月,李令月的婚事也近了。

依制,男女成婚需經六禮,少則月,多則一兩年。尋常百姓人家若不重此道,也有二三月就行完婚嫁之禮的,而天家素為萬民表率,凡公主出嫁,都需恪守禮制,半點馬虎不得。

然而李令月之事實在突然,她能等得,腹中之子卻等不得。宗正寺卿在李景燁的數度催促下,不得不匆忙安排,生生將婚儀安排在了十一月二十六這日。

其中不過月余時間,連婚儀禮服都是由尚服局夜以繼日地趕制出來的。幸而從前有太后寵愛,舞陽公主一及笄,李景燁便已命人建造公主的府邸,到六月時便已造好了,不必再另尋他處。

因此事實在有違舊例,宮外的議論沒有一日停歇過,只是眾人的話鋒已從陛下過分寵愛貴妃,漸漸便成猜測陛下與公主有隙。

畢竟,橫豎已定下鐘灝為駙馬都尉,再寵愛貴妃,也不必如此倉促成婚。

而內廷中,一應事宜仍交給徐賢妃處理。

李景燁自那日從徐賢妃宮中離去后,雖并未有半點懲罰,卻很是冷落了一番,一月里除去在玉女殿的日子,只去了兩回王昭儀處,半步也未再進過徐賢妃處。

徐賢妃面上沉靜,心中卻有些擔憂。

她已兩回主動往御前去,卻都只匆匆見過李景燁一面后,便又被勸了回來。

無法,她只得愈加仔細地操辦李令月的婚事,令太后刮目相看。

天氣一日涼似一日,轉眼到十一月二十六,舞陽公主出嫁之日。

子夜才過,溫泉宮中的內侍與宮人們便忙碌起來了。

前一日才下了大雪,屋頂墻頭與草木道路間都覆了厚厚積雪,內侍們趁夜將宮道灑掃一新,尤其宮門與前朝附近,更是清掃得格外仔細。宮人們則忙著在各處掛上裝點的彩緞,以慶公主出嫁。

大約因為妹妹出嫁,李景燁到底心中也有不舍,昨夜親自到李令月宮中看過后,便回了飛霜殿獨宿,沒到玉女殿來。

麗質睡得極好,也起得比平日早了些,于積雪未融時,先披衣到院中的湯池間沐浴一番,令渾身上下舒展溫暖,精神一振后,才慢慢起身,裹緊身子,穿行過寒氣逼人的院落,重回屋中。

宮人們已將飯食送了進來,隨后有躬身退下。

春月給她多裹了件外衫,隨后道“娘子,東西已都備好了,到時青梔會一一帶上?!?/p>

青梔是先前麗質從掖庭新宮人中挑來的其中一個,出身尋常人家,性情溫和,行事穩妥,比旁人更得麗質信賴些。

麗質點頭,讓她過來一同飲食。

因是鐘家的事,麗質早早便求了李景燁,想趁此機會回一趟鐘家,既觀婚禮,也親自去看一看長姊蘭英。

眼下李景燁最介懷的睿王已去了邊疆,他不再顧忌著不愿讓她出宮,十分順利便應了,前日還特意又命人送來許多金銀布匹,供她回娘家時賞賜眾人。

是以等傍晚親迎隊伍來時,她也會帶著春月一同跟去。

用過飯食后,二人一同說了會兒話,又將要帶回去的物件重又清點一番。到午后麗質便將備好的釵鈿禮衣取出,穿戴整齊,由內侍引著往前殿去。

婚禮之儀都在黃昏時分,然而皇家禮儀繁瑣,在親迎禮前,還有不少程序,因此眾人需提早往前殿中去。

此時嬪妃等都列在一側,宗室與眾臣也已到了,待麗質站定不久,皇帝與太后也入殿中升座。

禮官照舊制一一宣唱,將繁瑣流程都行過后,已近黃昏,李令月終于在女官的牽引下踏入殿中。

眾目睽睽下,她頭飾金玉釵鈿,身披青綠禮衣,低垂著目光緩步走近,沖母親與兄長緩緩下拜。

她已有了三月有余的身孕,腹部有些許隆起,幸而禮服寬大,能稍加遮掩,行動間看不出異樣。

麗質立在一旁,目光自她并無喜色,甚至有些剝落的面頰上劃過,心中不由閃過一陣酸澀。

這一月里,李令月像是慢慢認命了,也不再同母親與兄長鬧,只留在宮中靜養,今日看來,似乎的確如此。

公主尚且是如此命運,更不用說別人。

座上的太后原本面色平穩肅穆,此刻見女兒下拜,終于也忍不住撇開眼,哽咽著落下淚來,就連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李景燁,也不由眼眶微濕,目光動容地令她快起來。

太后拭了拭淚痕,拉過女兒的手,殷切叮囑“令月,我的孩兒,母親別的不盼,只盼你往后能順遂?!?/p>

李令月原本沉郁的面龐微微波動,望著母親含淚的眼點頭。

天色漸暗,新郎鐘灝的親迎隊伍也已進了宮中。禮官高呼“吉時已至,駙馬親迎?!?/p>

李景燁自座上起身,親自引著妹妹步出殿外,輕聲囑咐道“令月,若受了委屈,記得告訴長兄,長兄會替你做主?!?/p>

李令月暮光復雜地望著他,像是想起了幼年時對自己親切體貼的長兄,眼眶中幾乎要落下淚來。她勉強扯了扯唇角,張了張口想說什么,最后只化作一個“好”字。

鐘灝一身緋色婚服,在眾人簇擁下向皇帝行禮,隨后牽引著李令月一同登上車馬。

麗質也跟著登上隊伍之后的馬車,與不少要前往觀禮的宗親們一同離去。

因李景燁未下令回大明宮,是以親迎的隊伍需從驪山返回長安城中,六十里的路程有些遙遠,裴濟早已領著羽林衛軍在宮城外等候,將眾人護送歸城。

這一路皆是官道,格外平緩,事先又有羽林衛軍清過道,隊伍沒有刻意減緩速度,不過半個多時辰便到了城中新筑的舞陽公主府邸而去。

鐘家新賜的宅邸與公主府只隔一條夾道,兩邊相同,鐘灝與李令月居公主府,鐘家其他人則居在新賜的國公府。

此刻府中已賓客盈門,一切就緒,待新人一入內,便奏起鼓樂。

鐘承平與夫人楊氏喜不自勝,滿面堆笑,引賓客們先向麗質行禮,隨后便將她引至觀禮席的最前端。

福建八闽麻将app 127期码报2021 足彩胜负彩投注器 新加坡三分彩 陕西快乐10分有什么技巧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大乐透126期同期号码分布图 任选9场20180926奖金 广西快乐10分通5遗漏 dg品牌官网 浙江11选5走势图爰彩人 兑换现金棋牌官方下载 mg娱乐登录地址 腾讯棋牌奖杯 网络彩票平台被抓案件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版富贵 扑克牌4家斗牛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