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章 離宮(1 / 2)

作品:《貴妃裙下臣

仙居殿外的宮道上,往來之人極少。

麗質帶著春月,一言不發,緩步而行。

徐賢妃如今這副模樣,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將她與裴濟的事抖露出來,她該感到安心。

可見了方才的情形,她除了心底哀戚,更有種唇亡齒寒之感。

她再一次意識到,皇帝是大魏最正統、最有權勢的人,即便做錯事的人是他,即便眾人都心知肚明,也沒人敢指責。

就像當年,他將她這個弟媳從婚儀中強擄回宮,分明驚世駭俗,聞所未聞,遭人議論,可只要他刻意忽略,粉飾太平,最后這一切的矛頭,反而都會轉移到她身上。

眼下徐賢妃也是一樣。

一切的源頭,分明是李景燁的懦弱與疏忽,害死了忠直之臣,可他一如既往地避而不提,粉飾太平,到頭來,卻是賢妃在仙居殿中奄奄一息。

就連賢妃自己,滿腔恨意的同時,也隱隱為此感到羞愧。

似乎身為皇帝,只要不是個令天下民不聊生的暴君,他的一切便都是情有可原的,所謂正統與大義也會自動站到他那一邊。

不遠處,李景燁坐在御輦上,正由內侍們抬著快速往這邊來。

麗質停下腳步,遠遠望著,似乎一下想起了才魂穿而來時,被禁在望仙觀中的那段日子,身邊所有人都逼著她屈服,讓她像被慢慢沉入水中一般透不過氣。

她幾乎就要真正臣服。

“麗娘——”李景燁已到近前,三兩步下來,捧住她的手,原本溫和的面上是壓抑不住的緊張,“賢妃同你說了什么?”

他的慌亂與不安反而令麗質慢慢鎮定下來。

她靜靜望著他,問“陛下以為,她會同妾說什么?”

那一日,賢妃怨毒的眼神和話語盤桓在耳邊,李景燁一陣心慌,怔怔望著她,如鯁在喉。

“陛下以為,將她強擄入宮,她便會真心敬愛陛下嗎?”

……

“麗娘……你怨朕嗎?”

他明知道不是她做的,卻仍將她禁足,后來即便知道了真相,也還是任由旁人在背后對她議論紛紛。

還有許多其他事他強行將她帶回宮中,逼她喝了絕育的藥,讓她無端受外人指責……

麗質面無表情地望著他,這一回,她半點也不想說昧良心的話,只道“妾想替妾的長姊,向陛下求一件事?!?/p>

“何事?”李景燁眼皮一跳,莫名感到一陣不安。

“是一樁婚事?!彼拿嫔细∑鹨粚右馕恫幻鞯男σ?,“陛下可還記得那日新封的魏校尉?妾的長姊自小便與他訂下婚約,奈何三年前,叔父因嫌他出身低微,不愿許嫁。如今三年過去,他已是個前途無量的校尉,再度登門,欲求叔父許嫁,卻又逢蕭沖將軍要納長姊為妾室,如今兩方皆在,叔父難以決斷,妾便想替長姊求陛下一言?!?/p>

李景燁的心慢慢揪了起來。

一個早已定下名正言順的婚約,一個后來登門,卻更有權位。

如此情形,與他和六郎之間,何其相似?

“你的長姊——中意哪一家?”

麗質笑盈盈望著他,明麗的面龐間滿是動人風情“自然是魏校尉?!?/p>

李景燁只覺心口猛地一空,連腳步都有些不穩“蕭沖——不好嗎?他如今已是左金吾衛將軍,將來亦可襲他父親的爵位,你長姊嫁給他,即便不是正妻,朕也可封她作國夫人,這樣……不好嗎?”

“長姊早已屬意魏校尉?!丙愘|面色冷淡,回答得毫不猶豫,“求陛下允準?!?/p>

李景燁面色一陣青白,渾身的力氣也去了大半,幾乎是扶著何元士的肩才穩住身形。

麗質望著他的異樣,不由蹙眉。

“朕明白了……”他慘淡地笑了聲,滿是疲憊地揮手,“便讓她嫁給魏卿吧?!?/p>

麗質躬身稱謝,告退后正要離去,卻又被他叫住。

春日里,陽光明朗,草木蔥郁。

他面容恍惚地望著宮墻邊的垂柳,淡淡道“朕知道你與你長姊感情甚好,便允你回家中與她作伴,這幾日,可不必住在宮中了?!?/p>

話音落下,身邊的兩個內侍都震驚不已,下意識面面相覷,隨即又飛快地低下頭,不敢出半點聲音。

誰知“這幾日”是多久?可能是三兩日,可能是月,甚至更久。陛下這樣說,分明有將貴妃遣回娘家之意!

麗質自然也聽出來了。

她對上李景燁仍帶著一絲期盼的眼神,并未如他的意折腰屈膝、跪地求饒,只不卑不亢地道了聲“多謝陛下體恤”,便退讓到一旁,轉身離去。

……

不出半個時辰,消息便傳開了。

福建八闽麻将app 北京赛车pk时 捕鱼王技巧 18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36选7玩法介绍 360十一运夺金遗漏 既开型彩票停售公告 ag与dg视讯区别百度知道 十一运夺金万能杀号 山东11选5fenbu走势图 幸运农场20181201061期 重庆快乐10分爱彩乐 哈灵2元杭州麻将群 吉林时时彩网上购买火车票 河内五分彩官方开奖号码 3分赛车是官网的吗 博亿发官方网站-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