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杠桿原理?(4000)(1 / 2)

作品:《曹操喊我去盜墓

嘴上說著“別提了”,王慶卻已經喋喋不休的開始為吳良說起了王家最近的發生的事情。

原來吳良離開陳留不久之后,王慶的父親王永就忽然生了重病臥床不起。

哪知屋漏偏逢連夜雨,陳留太守張邈緊接著又拉起了反曹大旗,將呂布所部迎入了陳留郡城。

張邈雖然明面上并未對城內士族動手,但呂布卻不是好相與的,時不時便派人前來以“守護陳留籌集軍餉”為由對各家各戶進行訛詐。

尤其是城內似王家這樣的三流家族,更是深受其害。

每次呂布的人來了都得好吃好喝的伺候著,臨走還得拿出些部分家產以示支持,說白了就是破財保平安。

后來,曹老板回軍救援,呂布與張邈終于被迫被跑路。

王慶的父親王永卻也在幾天之后咽了氣,這使得本來就已經被呂布所部敲詐的并不富裕的王家更是雪上加霜。

畢竟,王永是個孝順的孩子,更是個要臉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他仍堅持要為父親厚葬,最起碼不能低于大父(爺爺)當年的規格。

可是錢財不夠怎么辦?

于是王永便將王家在陳留郡經營的五家鹽行質押出去了三家,總算勉強湊夠了為父親下葬的錢財。

這不,父親的喪事剛辦完,他便帶人來摘了招牌,從此這鹽行就不姓王了。

而鹽行本就是王家近些年來最大的收入來源,如今五家沒了三家,王家便又向沒落邁進了一步,而且是一大步。

“唉……”

仿佛終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般,一股腦將王家最近發生的事對吳良和盤托出,王慶又沉沉的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叫有才賢弟見笑了,其實這些腌臜事憋在我心中已有多日,不便對家里人說起,更不便對外人說起,不知為何見了賢弟,卻覺得說說也無妨,希望沒有污了賢弟的耳朵才是?!?/p>

“余年兄言重了,這年頭,可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p>

吳良笑了笑,說道,“不過余年兄的那片孝心卻是感人肺腑,報上朝廷定可舉為孝廉?!?/p>

其實吳良并不認同王慶的做法。

尤其是王家已經入不敷出的情況下,還勒緊了褲腰帶連家族產業都質押出去,只為了給父親一個厚葬的行為。

這在吳良看來多少有些可笑。

不過這個時代就是流行厚葬,并且尤其看中孝道,再加上王家雖是三流家族,但在陳留郡內也算是有些頭臉,不管是出于臉面還是出于習俗,這么做都無可厚非。

甚至……

吳良還忍不住想問問王慶將父親葬在了何處。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既然是王家砸鍋賣鐵搞出來的厚葬,那么陵墓中的陪葬之物必定不會太過寒酸。

不過也就想想罷了。

他雖是個盜墓賊,但卻并非眼中只有錢財的盜墓賊,更不是以掘人祖墳為樂的盜墓賊,這種沒有太多考古價值的新墓,若是能留到后世或許還能算個不錯的發現,但放在現在,真心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只是,他不感興趣,卻不代表別人不感興趣。

如今到處都是餓急了眼的人,只要能拿到一口吃的,什么事都做得出來,若是叫這樣的人知道剛有人下了葬,而且還是厚葬……

“有才賢弟說笑了,如今漢室動蕩朝綱混亂,哪還有什么孝廉?我也不過是盡一份心罷了,這錢沒了可以再掙,生我養我的父親卻只有一個?!?/p>

王慶苦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又問,“有才賢弟這次回到陳留,是打算長住于此,還是辦些事便又要離開?”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要長住了?!?/p>

吳良笑著說道。

“如此說來,今后見面的機會就多了,還請有才賢弟多多照應才是?!?/p>

王慶拱了拱手,接著又十分坦率的歉意說道,“還有一事,為兄需向有才賢弟坦白,此前初見賢弟時,為兄覺得賢弟乃是異才,日后得了機會定會飛黃騰達,于是便生出些私心,意欲撮合賢弟與胞妹聯姻,但實際上,我那胞妹身有隱疾不能……”

“余年兄不必多言,有些事過去了就讓他過去吧,我理解余年兄的立場,并未介懷?!?/p>

聽到這里,吳良已經知道王慶為什么事道歉,于是淡然一笑將其打斷,頗為大方的說道。

“原來有才賢弟已經知道了……”

王慶愣了愣,有些尷尬的道,“有才賢弟若不介懷,那自然是最好的,改日我定親自送上些薄禮以表歉意?!?/p>

“余年兄不必如此客氣?!?/p>

吳良施了個禮道,“我還有些事,改日再與余年兄敘舊如何?”

“請!”

“請!”

兩人就此拜別。

其實吳良剛才還有心想提醒一下王慶,如今時局動蕩,他這么大張旗鼓的厚葬父親極有可能反倒令父親不得安生。

但最終還是沒有講這種話說出口。

有些事雖是好心,但并非說出口就是對的。

就像王慶這件事,人家才剛耗費家財將父親厚葬,立刻便有人告訴他你這么做不對,小心被賊人掘了墳……這得多沒有情商的人才會去做這個“好心人”,簡直就是討打。

更何況,就算說了又能如何?

難道讓王慶再將老爺子刨出來,把殉葬品全部回收重新下葬?

又或是讓王家組織一伙守墓人不分晝夜守護墳墓?

這都不現實。

前者在這個時代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恐怕比沒有厚葬父親引起的社會反應還要嚴重,王慶直接社會性死亡;

后者更不是王家這種處于沒落邊緣的三流家族承擔得起的,養少了不起作用,養多了供不起糧食。

所以,不提也罷。

還是順其自然吧……

……

回到家中。

吳良的宅子已是煥然一新。

這是經過了過年的一個重要環節——大掃除。

此時的習俗叫做“除舊布新”,一般會在臘月二十四舉行,那時吳良正在雍丘縣公干,于是白菁菁、美人們與陳金水等人便合力將這件事給辦了。

除此之外,百里香還為家中的每一個人做了一身新衣裳,等著三朝(大年初一)那天再穿。

“我們還以為你不回來過三朝了,我倒不在意,只是你的那些小丫頭已經盼了好多天,不停的問我你回不回來,我都快被煩死了?!?/p>

福建八闽麻将app (*^▽^*)MG狂欢节登陆 dmc电竞 (^ω^)MG魔术箱_官方版 那个彩票平台有免费彩金 (^ω^)MG白狮技巧介绍 幸运双星app (*^▽^*)MG酷犬酒店爆分打法 9号彩票平台信誉吗 中国体育彩票31选7 (★^O^★)MG水果大战游戏网站 (★^O^★)MG八宝一后_官方版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 广西快三遗漏值统计表 (^ω^)MG七海的主权免费下载 一码中特码三中三 (*^▽^*)MG戴图理的神奇七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