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章 安靜,莫入,必死(1 / 1)

作品:《傳奇世界之中州巨變

尋馬絲毫不覺得自己說的夸張,吳牙是他見過最厲害的人,也是最怪的人。首先沒有什么是吳牙不知道的,他的眼神非常不好,幾乎到了半瞎的情況,是因為看太多的書了。其次是沒有什么是吳牙殺不掉的。吳牙也上過戰場,據說法師可以使用法術,吸引雷電攻擊敵人,但法師施法需要一定的距離。尋馬認識吳牙的時候,是作為他的護衛。雖然他沒有看到吳牙在任何一場戰斗中,使用了所謂的法術。但尋馬知道吳牙是不害怕的。在戰場上不害怕,需要極強的能力才能做到。所以他一早就覺得吳牙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對于參宿來說,吳牙他們的出現,可能只是上頭用來恐嚇造反部落的一種心理手段。法師從來不到前線,而是在山勢最高的區域,所有的法師各占據一個高點,背后有著奇怪形狀的大旗,居高臨下的看著戰場。真正讓尋馬意識到吳牙的厲害,是那一次有名的通天奇襲,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通天部落的騎兵會繞到整個參宿的后方,直接沖擊法師的位置。負責守衛的尋馬當時保護的就是吳牙。敵方的弓箭下雨一樣的落向他們,第一批箭被尋馬他們的盾牌擋掉,但當他們放下盾牌的時候,第二批冷箭到了。第一批箭是漫無目的地壓制,但是第二批箭,射箭的都是神箭手,而且是在參宿剛剛放松的瞬間,很多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紛紛中箭。參宿的重甲有幾處縫隙,防御力最低,這些箭準確地射中了這些縫隙。其中就有一只箭直接射向尋馬的眼睛。吳牙抬手,直接凌空抓住了這只箭。尋馬知道那就是鬼門關,如果不是吳牙把箭抓下來,他的腦子就要被貫穿了。接著對方的騎兵到了。整支參宿隊伍瞬間被沖散了,對方的頭騎沖到吳牙面前。尋馬重甲上去撞馬,擋住了第一擊,但對方是一批大馬,直接把尋馬往后撞飛。尋馬就感覺到背后有人一托,把自己硬生生接住。然后吳牙接過他的刀,拉著他低頭躲過對方橫刀,接著反手一砍。結果穿著法袍的吳牙一刀把頭騎連人帶馬整個砍斷,那馬和人的血直接像瀑布一樣撒向后面跟著的騎兵。用刀的人當然知道那一刀的分量,那些被他砍撒出去的血,都帶著殺傷力,直接讓后面的騎兵減速躲避。吳牙的反擊給參宿們爭取了整頓隊伍的時間,等他們整頓好,對方的騎兵就沒有了機會。這場戰斗雙方都死傷慘重。但最終參宿平息了叛亂。整個過程吳牙都沒有再出手,他坐在被他砍死的馬尸上,看著遠處的戰場。吳牙也不愛說話,他只在討論具體問題的時候,會說的稍微多一點。戰爭結束之后,尋馬曾經去拜訪過他,發現吳牙壓根不記得他,雖然他們在六個月的行軍中幾乎天天在一起,但吳牙確實,壓根不記得他。最后吳牙給了他一個證件,上面寫著:吳牙的朋友。關系始于通天戰爭,歷時六個月左右。這就是有名的吳牙朋友證,所以尋馬之所以可以說,吳牙是自己的朋友,就是因為他有這張證件。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曾經想典當這張證件。但因為即使有這張證件,吳牙也并不會對你有什么優待。所以,這東西最后的價值并不高。他們來到法學府之前,尋馬知道吳牙一定記不起自己,就把朋友證掏了出來,掛在自己脖子上,以免被吳牙誤以為是行尸,一刀砍成兩段。法學府在這個區域的另一端,他們一直活動的區域,靠近武圣區。而法學府靠近道圣區,那個城區是醫術密集的區域。但一開始所有的行尸都送往了這個區域做醫理的研究,所以區域內情況不明。法學府是一個可以容納3000多人的巨大學府,但學生其實并不多,吳牙就住在里面。里面行尸不多,似乎是有人清理過了,廣場上只有零星幾個,尋馬讓蘇榮用弓箭,遠距離地射倒。有立即朝蘇榮沖過來的,尋馬就躲在柱子后面,忽然出來,在背后甩刀砍掉對方的頭。吳牙所居住的校舍區,是一個一個的四合院,四個老師住一個院子。到達這些個院子,需要穿過很多學堂,三個人在行進中就看到有很多的行尸,被砍斷手腳,擺放在學堂里的桌子上。行尸都在動,因為沒有四肢,他們都像鱉一樣,都在脖子用力,這場景猶如人間地獄。整個桌子下都是血,散著一股極其詭異的氣味。幾乎每具行尸的脖子上,都掛了一個朋友證。而且這些個本本比尋馬的大,有些都磨得包漿了。尋馬看著,倒吸了一口涼氣。蘇榮就問道:“你還是快點把本本收起來吧,否則也會變成人棍王八?!薄斑@些都已經是行尸了,一定是吳牙滿城找自己的朋友,想給自己的朋友一個歸宿。所以找到一個朋友,如果已經是行尸了,就砍斷手腳帶回來——”尋馬心說,但如果是要給朋友一個歸宿,現在這個場景也確實不是什么好歸宿。他們繼續往里面走,來到了校舍的四合院,走不遠便看到在四合院的門口,放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安靜,莫入,必死?!斑€是這個脾氣?!睂ゑR心想,“寫個牌子還裝什么大尾巴狼?!彪m然吳牙非常厲害,但他尋馬也不至于會必死。尋馬繞過牌子,推開了四合院的門,剛想說話。就看到一四合院全部都是行尸,擠得滿滿當當的,一點空隙都沒有。尋馬楞了一下,所有的行尸都轉頭看向他,尋馬把門關上,轉身拉住蘇榮和小右就跑。蘇榮還好奇:“里面什么東西,那么牛逼?你給我看看??!”行尸群瞬間直接沖破那扇門,直接從里面“噴”出來,沖向他們。尋馬心中大罵:“個臭傻逼,搞一院子行尸是想干什么?那可不是必死!傻逼寫個牌子也不會寫寫清楚么!”蘇榮和小右瞬間變了臉色,撒腿狂奔。三個人狂奔,一下就在后院迷路了,后面行尸爭先恐后地追了過來,一下三個人就跑進一個死胡同了,墻壁特別高,根本爬不上去,三個人全部貼著墻壁轉身,就看到群尸猶如潮水一樣,一層疊一層地沖過來。尋馬嘆氣,苦笑,翻出刀來,安定神情。在戰場上不是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此時不用想結果如何,殺個痛快就行了。蘇榮和小右整個臉嚇白了,但蘇榮也舉起了弓箭,和尋馬對視了一眼,蘇榮說道:“你他媽開個屁門?!薄皩Σ黄??!睂ゑR說道,“下次應該讓你開?!比菏查g就沖到了他們面前,無數張猙獰的臉堆疊在一起,這就是地獄了,尋馬心說。就在尋馬壓彎了腰,準備拼死一戰的時候,他們身后的高墻上跳下來一個年輕人,落到他們當中,把蘇榮的弓箭按了下去?!安灰谌撕蟠罟?,容易射到自己人?!蹦莻€人說道。尋馬就看到那人拿著一把巨長的細刃斬馬刀。這個人只是一個轉身,斬馬刀一下直接橫劈開沖過來的第一批十幾具行尸,尸體四分五裂,后面的行尸全部摔倒,然后那個年輕人抬頭,對準后面的尸群,說了一句:“落雷!”尋馬原以為會有巨大的柱子一樣的閃電,從天而降,將后面的尸群全部都炸得外焦里嫩。但是什么都沒有發生。尋馬看著那年輕人,無語道:“吳牙,你在演戲么?”“我以為總歸會有一次管用?!蹦悄贻p人說道,原來他就是吳牙了,他的頭發已經很長了,幾乎遮住了淺色的眼眸,但是看上去非常年輕,簡直是個少年。他看向尋馬,問:“你是誰?”

☆免費小說閱讀[www.dyzww.com]更新快無彈窗☆

福建八闽麻将app 两码中特百分百 总进球数过滤技巧 比利时vs阿根廷比分推荐 莱特币挖矿速度显示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快乐12字谜 十一运夺金每期预测 快中彩开奖记录 投资期货平台 下载广西麻将免费的 下载新疆时时彩 南粤风釆36选7好彩1 河南快3计划默默向上游张国荣 北京11选5奖金 亿客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