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5章 暗中博弈(1 / 2)

作品:《明末兇兵

第345章暗中博弈

李自成一直都是個果決的人,只要想做的事情,從來不會猶豫。在確定泥江河附近不會有什么大戰后,他迅速將李巖和呂偉良調回來,開始了下一步行動。繼銅陵大戰過后,平靜了沒幾天,南直隸再起風云。

崇禎三年十一月十四,李自成以劉宗敏為先鋒,猛攻寧國府南陵城。如今京營主力在蕪湖,宣府大軍在廬州府,寧國府境內兵力有限,兵馬戰力參差不齊。僅僅半天時間,在兩萬農民軍的圍攻下,南陵城陷落。拿下南陵之后,劉宗敏立功心切,竟繞過宣城,直撲東南方向的寧國縣。

劉宗敏可是兵行險招,可還真讓他賭對了。宣城的三千多衛所兵根本不敢出城阻攔,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劉宗敏的先鋒大軍大搖大擺的繞了過去。十一月十七,一萬農民軍強攻寧國縣。寧國縣僅有軍民不到兩千,哪里是農民軍的對手?說來也可笑,寧國縣堅持了不到一個時辰就被攻破了。

劉宗敏拿下寧國縣之后,不等李巖的兵馬趕到,也沒休整,迅速率兵撲向天目山。

天目山,天目山,古來神仙在臨安。到農民軍的腳步踏上西天目山那一刻起,意味著農民軍正是踏入了浙江地界。農民軍兵鋒直指浙江,一時間天下震動,杭州大亂。

浙江對整個大明來說,都是非常特殊的存在。自大明開國以來,蘇揚與浙江幾乎頂了大明三分之一的稅賦,此地之繁華,一點也不比蘇揚差。雖說近幾十年江南賦稅一直都是個大問題,但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是清流百官的命根子。朝廷收稅,有固定的程序,清流百官們有的是辦法,可是面對流寇,那可就沒轍了。

流寇可不跟你講什么道理,更不會在乎什么程序,他們會毫無顧忌的搶。這里可是浙江啊,任由流寇搶掠一番,江南的半壁江山就要塌掉了。這個時候,南直隸眾官員真的急眼了。這個時候,他們也顧不得許多了,不管是什么方面的兵馬,只要能把浙江保住,什么代價都愿意負。

南京六部忙成了一鍋粥,不僅要忙著調兵遣將,還要忙著安撫民眾。如今南直隸士紳對南京方面失望至極,之前銅陵陷落,頂多是慌亂??墒乾F在,流寇都打到天目山了,一只手已經伸到了浙江,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威脅。南京城里的士紳權貴們,幾乎全都跟浙江有利益瓜葛,尤其是那些富商,浙江真要出岔子,綢緞、瓷器、茶葉,全都要受到影響。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要命的是鹽,浙江八大鹽場,管著南方幾省幾百萬百姓吃喝。

流寇只是剛剛打下天目山而已,南京、蘇州、揚州、江都等地鹽價便有所上揚。有危機意識的,已經開始大量購買鹽巴了。這還只是開始,一旦流寇真的肆虐浙江,影響到鹽場運作,到時候必然是鹽價飛漲。到那時,你就是再有錢,也未必能買得到鹽。

這時候的鹽價飛漲,可跟鹽商故意囤貨不一樣,那可是真的沒鹽引起的。這還不如鹽商故意囤貨呢,至少還有鹽,現在,各大鹽商可都愁死了。之前水也沒預料到這種局面,別說流寇打到浙江了,就算打到廬州府,都覺得有些天方夜譚。所以,鹽商們也沒有刻意囤貨,現在反應過來,想要囤貨,也有點晚了。

鹽,絕對不能斷。當然,鹽商們考慮的不是民生問題,而是從自己的切身利益出發的。鹽商們每年賣鹽靠的就是鹽引和引岸,這些都是有數的,每年結算,為了拿到相應的份額,鹽商們拼了命的搶鹽引和引岸,就指望著后邊賣鹽呢。流寇肆虐浙江,鹽場供貨一斷,不用多,只要一個月,鹽商們的損失就會非常大,甚至一年的成本都收不回來。

這似乎有些可笑,官鹽買賣不是暴利么?似的,官鹽買賣乃是暴利,可是相應的,鹽引和引岸也不容易拿,想從鹽苛司拿到份額,就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鹽商一年十二個月,有十個月是收回成本,剩下兩個月才是真的賺錢。別看只有兩個月是賺錢,可每個月少說也是上萬兩的收入。正因為如此,所以才說官鹽暴利,但同樣,你要是這一年有倆月拿不到鹽,那鐵定就沒得賺了。

當然,想賺錢也容易,提高鹽價就行了,但偏偏鹽價官方監管,嚴格控制,豈是說提價就能提價的?放在平常時候,大家靠著關系,官商勾結,稍微提價還行?,F在這節骨眼敢提價,惹得民怨沸騰,朝廷為了安撫民心,搞不好會下死手。

蘇揚等地富商云集,以鹽商、織造商為主,其中鹽商可謂商賈主流。而江南四大鹽商,吳、楊、徐、蕭,全都集中在揚州以及南京。而揚州與南京不過一江之隔,所以流寇南下天目山之后,各大鹽商就全都跑到了南京向朝廷施壓。

鹽商也是被逼的,要是不能盡快打退流寇,搞不好鹽商們就得虧得血本無歸。官鹽生意,意味著暴利,而且相對其他生意,也是非常穩定的。正因為如此,鹽商們每年的投入那也是天文數字,絕對不是其他行業商賈能比的。鹽商們去鹽運司拿份額,動輒幾百萬兩,那是司空見慣。就拿今年來說,蕭家和徐家為了拿下揚州府和蘇州府的引岸,加上購買鹽引,一家九百萬兩,一家七百萬兩。

這么大一筆錢,要是折了,饒是徐家和蕭家這樣的大家族,也會傷到元氣的。真要是流寇折騰個半年,官鹽生意一落千丈,那你投的越多虧得越多,所以,向朝廷施壓最積極的肯定是鹽商,而帶頭的就是蕭家和徐家。

最近因為疫病的事情,蕭如雪從河南府弄來一大批藥材,讓蕭家趁著這股東風發了一筆橫財??墒沁€沒來得及高興呢,就發生了流寇入南直隸的事情,因倒賣藥材帶來的喜悅,瞬間就被沖走了。蕭振麟作為蕭家之主,向朝廷施壓這種大事,自然是要親自來一趟南京的。蕭如雪也同行至此,此時,蕭如雪的心情非常差。

蕭如雪跟著來南京,可不是去跟那幫子朝廷官員扯皮的,她是沖著其他人來的。有些事情,旁人不知道,她卻是知道的。

自從宣府兵馬打到廬州府后,鐵墨家的兩位賢內助就悄悄進了南京城。此事雖然隱秘,但對于一心留意這兩個女人的蕭如雪來說,想要得知,并不是件難事。

南直隸士紳權貴們全都把目光放到了鐵墨身上,卻渾然不知海蘭珠和常閔月這兩個女人有多可怕。流寇入南直隸,要說鐵墨一點不知情,那純屬是騙鬼的,在蕭如雪看來,流寇就是鐵墨故意放進南直隸的?,F在流寇打到了浙江,倒要問問那倆女人,此事該怎么收場。

進了南京城,蕭如雪讓仆人趕著馬車往秦淮河畔而去,仆人甚是納悶,“大小姐,咱們不跟著家主去鹽運司么?”

福建八闽麻将app 浙江快乐彩12选5一定牛 (★^O^★)MG壮志凌云爆分打法 (*^▽^*)MG辛巴达的黄金之旅爆分技巧 吉林快3大小怎么预测 (*^▽^*)MG酷犬酒店官网 日赚50元的网赚方法 (*^▽^*)MG亚特兰蒂斯女王APP下载 体彩浙江20选518298期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四肖中特 (★^O^★)MG大白鲸_正规平台 (-^O^-)MG伴娘我最大app 3d字谜图谜总汇 曾道人1马中特 (*^▽^*)MG异域狂兽_正规平台 抓码王高手论坛彩图 25选5超级大底